觀點|超三成租房客向往“自由”,關鍵在于工作穩定性不足盤和林 05-2501:20

筆者認為,租金水平過高飽受租客抱怨的根源在于租金價格和租房質量并不匹配。——盤和林

近日,某機構發布《有young青年租房指南報告》(簡稱《租房報告》),通過抽樣調查貝殼找房平臺近一年內的租房記錄,結合在線調研的方式,對當前主要城市租房群體的用戶畫像進行了描繪,并對當前租房市場作出了概括性總結。

《租房報告》顯示,被調查對象主要生活的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成都、重慶、西安八個城市中,房屋租賃市場整體租金都保持下降趨勢。從租金水平看,在合租領域北京房租最高,平均月租2326元;成都房租最低,平均月租811元。在整租領域,深圳租金最高,平均月租5770元;重慶最低,平均月租1899元。

2019年5月14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城鎮單位就業平均工資數據顯示,按照2018年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月均工資6872元計算,想要在以深圳為代表的一線城市整租,意味著每月僅剩一千多元的生活費負擔其他生活的開銷,這在生活成本較高的一線城市顯然不太現實。

不過,整租租金水平并不具有代表性,真正能反映租房市場的還是合租情況。以合租租金最高的北京(2326元)和合租租金最低的成都(811元)來計算,租房收入比分別為34%和12%。《租房報告》調查數據顯示,能夠接受租房收入比在30%以上的租客僅占17%,有67%的受調查人群能夠接受的租房收入比在10%至30%之間。按此標準,北京的房租價格還是略顯偏高。

當然,用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平均工資的數據來對比一線城市的租房價格未必十分合理。以上海市為例,今年一季度平均工資為11296元,按此收入計算的租房收入比尚不足2成,能為大多數人群所接受。

租金水平過高飽受租客抱怨的根源在于租金價格和租房質量并不匹配。實際居住環境、物業情況以及租客權益等是當前住房租賃市場存在的幾大主要問題。雖然在“租售并舉”、“租購同權”等政策出臺后,加上各地人才租賃房的相繼推出,國內住房租賃市場已經有了很大改善,但租客的權益保障方面仍然是個“老大難”問題。

租房客的年齡段也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租房報告》指出,在所調查的八個城市中,年齡在35歲以下的租客占比超過半數。其中,有近三成租客的年齡在25歲至29歲之間,是租房的主力群體;其次是30歲至34歲年齡段的租客,占比為25.7%。

租客的年齡分布間接反映了當地房地產市場及就業水平。《租房報告》的調研數據結果顯示,剛剛進入社會工作的年輕人是租房的主力群體。

對于在一二線城市工作的年輕人而言,高昂的房價往往令人望而卻步,大多數人即便加上父母的積蓄也難以購買一處位置較好的房產,導致正處于資本積累初期的年輕人不得不選擇以租房的形式繼續奮斗。

即便是一些能夠買得起房的年輕人,也未必會舉全家之力購置一套房產。當代年輕人,與上一輩人相比,對住房和工作的看法更加開放,心存“不婚”、“不房”想法的年輕人數量不在少數,且還在不斷增加。至于“裸辭”、“跳槽”等行為更是屢見不鮮,沒有長期固定的工作意味著居住地點可能會隨時改變,這進一步降低了年輕人購房的意愿。

《租房報告》也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租房客在租房時考慮的首要因素是職住距離。這些租房客認為,在最終落地生根之前,買房會成為限制他們自由飛翔的枷鎖。

(作者盤和林系應用經濟學博士后,系地產深度報道專欄作家,以上僅代表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觀點)

分享
投訴
?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問題反饋 聯系方式 合作伙伴 服務條款 廣告業務 版權聲明 最新動態

The Finandal Times Ltd 2018FT and’Finandal Times’ are trademarks of The Finandal Times Ltd.

滬公網安備 31011502006336號滬ICP備17008573號-1

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